乐评:黄渤左小诅咒两个怪蜀黍 “乱”种“一剪梅”

2015-10-09 10:01:50

这个时代,电影和音乐不仅像是表亲、姻亲,更像是血亲。几乎每部大片和小片,都必须以它的投资标准,重金礼聘某位雄霸一方的歌手,来那么一首电影主题曲。既起到了把电影影响力向乐坛延伸的作用,无形中也让电影主题曲及它的演唱者,为电影起到了前期宣传推广的效果。

但很多时候,音乐与电影的联姻,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。电影制片方找到了歌手,歌手委托音乐团队制作歌曲,直至最后完成作品,一切都像是流水线上的作业一样,有序、精准但却总是缺少点什么。甚至有的电影单纯只是为了利用歌手的明星效应,只要走这么一个过场就行,这也使得现在的电影歌曲都有着有效期,电影一下档,电影歌曲于音乐上的使命、甚至是生命,也就结束了。

而这一次《夏洛特烦恼》的电影主题曲,却有点不走寻常路。也是,毕竟这部由闫非和彭大魔执导,沈腾和马丽带领开心麻花团队主演的电影,本来就是将舞台剧改编后搬上银幕,虽然爆笑的内容可以将之归为喜剧范畴,但《夏洛特烦恼》毕竟不是纯商业模式的喜剧电影。用“故事新编”式的手法,从闹剧里延伸出“珍惜”这样的主题,也让《夏洛特烦恼》更像是一部“黑色幽默”电影,即一部起着文艺范儿的喜剧片。这样有范儿的电影,自然不能走寻常的明星路,随便来一首电影主题歌就能应付了事的。

最终,《夏洛特烦恼》的主题曲,选择了左小诅咒和黄渤这样的搭配,单纯从这个组合模式来看,就已经够“黑色幽默”的了,但也正是这样的组合,倒是一出场就非常符合《夏洛特烦恼》的电影气质。意想不到和预料之外,恰恰是“黑色幽默”特别给人幽默效果的原因。

黄渤大家都知道,一个已经是家喻户晓级别的明星人物。但还是会有很多人不知道,黄渤是因为没做成歌手,最终才转型成为了演员。但即使如此,当年的黄渤除了曾经给杨钰莹伴过舞之外,也曾经差点签约“广州新时代”,成为“94新生代”的一员。听他在《夏洛特烦恼》主题曲《一剪梅》里字正腔圆、有板有眼,甚至近乎于古典传统的扎实演唱,就知道作为二十年前混过北京和广州两地歌厅的他,基本功远比现在有些人气歌手更为出色。

左小祖咒很多人也知道。作为国内非主流里最早打入主流的歌手,左小祖咒只要往那里一站,就像是写着“吐槽”两字。他语不成调的唱腔,可谓集砒霜和蜜糖于一体,爱的人爱死他,恨的人往死里恨。当然,无论爱与恨,也都是因为他的怪。

当然,《一剪梅》这首歌就有更多人知道了。但与其说是左小祖咒和黄渤翻唱这首经典歌曲,不如说是再创造了这首经典老歌,从而导向了属于左小祖咒,也是和《夏洛特烦恼》有着共通性的“黑色幽默”气质。

这首《一剪梅》同样用了颠覆性的编曲,但和那些只在编曲上下了功夫,但最终还是换汤不换药的改编不同,左小祖咒的亲密战友陈伟伦,已经运用他多年在跨界音乐上的特长,从里到外把这首歌的元素都换了个遍,几乎就像是换了音乐骨髓。各种民族乐器加小号的组合,不仅没有给人感觉一种堆积感,反而营造出一种既恢弘又苍凉,既神秘又辽远的层次感。整首作品的改编,可以和历史上郑钧那首Grunge版本的《甜蜜蜜》相媲美,都是那种在旋律上不动分毫,却能将原作改编出另一种经典,并且注入演唱者标识的典型。要知道改编歌曲难,改编经典歌曲更难。所以《一剪梅》在难度系数如此之高的情况下,能够改成如今这个局面,确实非比寻常。

然后还是要说到演唱部分。如果说黄渤外形给人是一种北方汉子的话,那么他的演唱则瞬间下了江南,细腻婉转的声音听来甚至非常水润,也终于能够让人有机会聆听到这位没有出道,就已经退出歌坛的歌手之风采。但左小祖咒一开嗓,却突然有一种乱入的感觉,宛如在精美如画的工艺品里,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。不过,左小祖咒的魔性也在这里,一开始你总担心黄渤会被他带到沟里,可恨他的搅局。但渐渐的,你又会发现左小祖咒的歌声出现在这首歌曲里,反倒给作品涂上了一种非常规的色调,魔幻又不同寻常。世上总有一些音乐人,他们的作品开始会让人觉得“这是什么玩艺儿”,但在习惯他们的节奏后,又会觉得没有这个味儿,反而不对味儿。左小祖咒和黄渤的《一剪梅》,就是这个味儿。

这首《一剪梅》固然是《夏洛特烦恼》的电影主题曲,但毫无疑问,这首歌曲即使在电影下档后,依然会在乐坛留下一个经典的背影。这也正是一首优质电影歌曲的属性所在,你不能为了电影而电影,成全了电影却牺牲了自己。一首真正的电影主题歌,除了要兼顾电影内在的气蕴和气质之外,同样也要活出属于音乐人的自己。

下一篇:

精彩评论

发表评论

精彩评论

发表评论

图集精选 更多图集

凤凰原创

首页导航反馈广告

手机凤凰网i.ifeng.com
.